香港挂牌全篇最完整篇+香港挂牌彩图2020,香港挂牌 香港挂牌全篇最完整篇+香港挂牌彩图2020,香港挂牌

我很丑,更不温柔

导言:猪的事就要从猪说起

有位兄长的昵称是“特立独行的猪”,估计是来自王小波那篇《一只特立独行的猪》,那文章我看过,非常传神生动又充满生气,尤其描写猪兄“跑起来像颗鱼雷,能把狗撞出一丈开外”,太形象了,猪兄那圆滚滚的身材和有份量的体重,加上迅猛的速度,跟鱼雷还真有点儿神似。

在我印象中,以“猪”命名的武器,无一例外都是野猪或疣猪,绝对没有家猪这种生来就是为了挨刀的蠢货,诸如美国的MK1“野猪”核火箭弹,波兰的“野猪”装甲巡逻车,英国的“疣猪”装甲运兵车,德国的“雄野猪”扫雷车和“野猪”战斗机联队,最有名的大概是宫崎骏的动画《红猪》,那是以一战时期的德国飞行员冯·里希特霍芬为原型的,这位“红色男爵”是人类空战史上的传奇,今后也许我会专门为他写一篇。

今天要说的是大名鼎鼎的“疣猪”---A-10雷霆Ⅱ(Thunderbolt II)美国费尔柴德公司生产的单座双引擎攻击机,如下图。

A-10,美国空军唯一提供CAS(近空支援)攻击机

为什么叫“疣猪”?疣猪脸上有两个疣,有保护眼睛的作用,但也因此让成年疣猪的面目更加狰狞,四颗獠牙锋利如刀,而A-10背上的两台通用电气的TF34-GE-100 涡轮扇引擎和疣猪脸上的两个疣颇有神似之处,这大约也是得名的原由之一吧?

疣猪兄本尊

疣猪不是狮子的对手,但也绝非坐以待毙不敢还手的窝囊废,这勇猛好斗的劲儿头也符合A-10的精神

1973年,美国空军少校迈克尔·梅杰在一篇文章中把A-10称为“疣猪”(Warthog),这个绰号准确地描绘了A-10的外观和个性,并得到了飞行员们的认可,飞行员因此自称“牧猪人”(Hog Driver),1976年3月30日,战术空军司令部指挥官迪克森上将在兰利空军基地主持了A-10的入役仪式,历时十年,这位从越战时代就开始打造的近空支援悍将,终于得到了一个名分,但这并不意味着从此它就可以一帆风顺,事实上,“疣猪”是美国武器装备史上命运最多舛、付出最大又长期被轻视甚至边缘化的一款武器,颇似美国越战老兵的命运,但又比越战老兵幸运得多----海湾战争中,“疣猪”以自己的悍勇和累累战果狠狠给了美国空军一记响亮的耳光。

“登猪”前的准备

“赶猪人”和她的“猪”

担任海湾战争联军空军总指挥的美国空军上将查尔斯·霍纳(Richard Horner)曾经骂自己那担任A-10飞行员的儿子:你是不是脑残?(“脑残”是我编的,原话是“你会因为脑损伤而死”),但在看到A-10的战果后,霍纳将军说:我收回先前关于A-10的所有坏话,我爱它!它们拯救了我们!

1、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疣猪”诞生背景)

“疣猪”的飞行速度慢,是由它的任务属性决定的,并不是它的设计缺陷,要想飞得快,换引擎、重新设计外形就行,美国的航空发动机和军火承包商都有这个能力。

我在反驳一位军迷“越快越好”的观点时曾举了一个例子,用在这里也合适。

虎甲虫是陆地上跑得最快的生物,换算成人的体积,时速能达到惊人的一千公里/小时,接近音速,是一级方程式赛车的两倍有余,按理说这么高的速度虎甲虫应该能轻松捕猎,但事实却不是这样——当看到猎物冲过去的时候,经常扑个空----因为它的速度太快了,视神经传导速度跟不上它的脚步,而视神经还没传到大就会导致出现短暂失明,回过神儿来才发现:噢,跑过了,然后重新定位,重新捕捉,前提是要放慢速度。

如果只是想要飞得快,那比“疣猪”优秀的飞机太多了,但“疣猪”是无法被取代的。

“疣猪”主要执行密接任务,以打击地面目标为主,而巡航速度过快的飞机,滞空时间太短,难以有效辨识诸如工事、士兵、车辆等目标。

针对这种面积小、移动缓慢的目标,使用高速的战斗机、轰炸机,显然力不从心,就像我们在移动的车上拍照---速度越快越难以捕捉到清晰的目标。

所有的战争,不管发起在空中还是海上,还是陆地,最终归根结底要在地面上终结,因为土地才是人类的终极资源(海洋权益是土地权益的延伸),这就注定了接触战是无法避免的,而在文明程度高、经济发达、武器先进的国家,最重要的人命,比如美国,自从1993年在摩加迪沙黑鹰坠落之后,更加视地面战为畏途,“不惜一切代价”对美国人来说就是不惜一切代价要把人员伤亡降到最低。

所以,从朝战到越战,美国人一直为怎样提高CAS(近空支援)效率,降低减员而不懈努力。

我在《导弹打航母》一文说过朝战为美国振兴航母提供了理由,朝鲜战场上空的美军飞机,所有的首飞和多数的复飞都是从美军航母上起飞的,这场战争美国出动了19艘(次)航母就完成了兵员运送、弹药补给、空中格斗、近空支援等工作,战后北朝鲜实际控制面积比战前少了三千多平方公里……

这19艘大船支撑起了二战后最惨烈的局部绞肉机战争,因此航母重新又获得美国军方、政界的一致认可和高度倚重,与此同时得到重视的还有对地攻击机,但军方对攻击机的真正重视并提到桌面计划上来,要到越战了。

越战是美国打得很窝囊的一场战争,甚至扭曲了作战人员的心理(我早年看过马龙白兰度主演的以越战为背景的《现代启示录》,值得推荐)。

崎岖的地形,糟糕的天气,泥泞的丛林,残忍的游击队,让地面部队陷入无边的恐惧和战争的泥淖,但是拥有绝对优势的美国空军并不能为地面部队提供多少帮助,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容我不揣浅陋分析下。

美国空军自从1947年从陆军中独立出来之后,对陆军这个老东家就一直怀有深深的戒备,严禁陆军染指空军领域的事务,尤其是固定翼飞机,那是绝对不可以的(但美国陆军目前拥有比空军更多的无人机),而空军烧钱发展的速度也让陆军羡慕不已,可以说这两大军种的明争暗斗一直到今天都不曾停止,即使在战争中,这种争斗也贯穿始终,只不过大家不会混账到不顾大局的地步。

早在1965年之前,美国空军和陆军都曾设想以自己的方式结束越战,曾有空军参谋官宣称:只要向越南派出一个F-100战斗机中队就可以让所有怀疑者闭嘴!

但不幸的是,强大的美国空军即使把争夺制空权和空中遮断1 玩儿得如此纯熟,也未能阻止越共向南方运送各类物资,原因大概不外乎:

1)政治上的限制,比如在没有搞清楚地面目标的具体身份之前,飞行员不可以加以攻击,以免酿成战争罪行并遭受人道主义危机。

2)丛林地形崎岖,能见度非常差,敌军灵活机动又十分顽强。

3)游击战本身需要物资不多。

(空中遮断:通过切断和削弱敌后方对前线的补给和支援的来削弱敌军前线部队的作战能力)

F-105的传奇飞行员杰克·布洛顿(Jack Broughton)总结自己的越战经历时说:

驾驶满载弹药的喷气战机执行这种任务简直是灾难,我们无法甄别有价值的目标,眼看着燃料迅速减少,我们到底是投弹还是满载弹药返航?我们只能对着丛林投弹,制造一堆牙签……

与此相比,驾驶老掉牙的、螺旋桨推进的A-1“天袭者”的理查德·格里芬说:A-1可以携带更多的弹药,驾驶也更加灵活,我们滞空时间可以达到一小时,而那些F-100或者F-4,大多数时候只能坚持几分钟……

A-1天袭者,早在朝战时期就已投入使用,等到越战,它们已经该退役了,但是退役前,它们成为越南战场上的明星---喷气机只能以大的河流和高山为参照物进行投弹,而引导A-1甚至可以精确到一条小河或一个红顶的谷仓为目标,事实上A-1经常为友军提供50米之内的火力支援,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些A-1的驾驶员,在A-1完全不具备夜间作战的情况下,自创了一些战术,以保证夜间支援任务的顺利完成,并将这些技术一直延续到1991年参加了“沙漠风暴”行动中的那些后辈们。

因为对空军近空支援的不满,导致陆军开始研制自己的近空支援武器---“夏延人”直升机(Cheyenne,一个以勇猛著称的印第安部族)并按照重武装、中度装甲、飞行速度超过360KM/H的目标制成了一架原型机YAH-65(Lockheed AH-56 Cheyenne)。

美国空军开始紧张起来:陆军开始研制飞机了,怎么办?把密接支援任务还给陆军?还是研发一款专用机种?

当然选择后者。

1966年8月,根据美国空军的研究报告,空军开始研发一种专门设计执行密接任务的机种。新机型的机动性不能低于我们前面提到的A-1攻击机,而成本则必须低于海军的A-7攻击机,至此,美国空军正式展开A-X的设计与采购计划。

1970年5月美国国防部开始初选招标,7个月后空军从12家公司中宣布诺斯洛普公司和费尔柴德两家公司获得竞标资格,并将正式编号下发给这两家公司:诺斯洛普为YA-9,费尔柴德为YA-10,YA-10就是后来的A-10,也就是本文的主角---“疣猪”。

“疣猪”的獠牙,开始打造了。

1、猪长在了獠牙上

具体的研发过程虽然也很有趣,但如果展开篇幅就太大了,我翻阅了手头所有的和A-10相关的杂志、专著、画报、图纸,简要介绍一下“疣猪”的强悍之处。

最强悍的一点当然是又便宜又好使还强大。

在陆军紧锣密鼓地捣腾“夏延人”的同时,空军的A-X研发小组“天才小子”也没闲着,要说飞机研发能力,我还真服美国空军----虽然他们并不生产飞机,但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表达得非常清楚,即使有些条件看起来苛刻,但是他们知道承包商能做到,因为空军所有的要求都建立在来自一线阵地的战报和战士们的呼声。

空军对A-X提出了四个要求:杀伤力、结构简单、生存能力和响应能力。

曾有军迷调侃“疣猪”是把飞机安在了机炮上,而不是在飞机上安装了一具机炮,虽是调侃,也说明了“疣猪”的机炮确实强大到恐怖,让我说就是猪长在了獠牙上,而不是獠牙长在猪身上。

事实上美国空军对机炮简直到了痴迷到无法自拔的地步---从皮糙肉厚的“疣猪”一直到最先进的隐身战机F22和F35,甚至冒着破坏隐身效果的危险,也给这两款最先进的战机都安装了机炮这种“极其不先进”的武器,曾有中国军迷讽刺美国佬是在指纹门上安装了老式的插销,比如我国的歼20,就是没有机炮的,而且,现在玩儿的都是超视距作战,拼的都是空空导弹,机炮早都out了……

事关国产武器,就不展开了。

研发团队要求机炮最大持续时间为2秒(曾看到很多大媒体宣称“疣猪”机炮质量不可靠,火力全开只有4分钟的寿命,从而证明美国军火质量太差,我对此不想表态),2秒之内必须猛烈射出约70发弹药,并保证至少10发洞穿目标,这个要求的本质是:2秒内重度损坏乃至摧毁一辆坦克。

“疣猪”有个外号叫“坦克开罐器”,虽然海湾战争中“开罐器”的冠军是F-111E(土豚),但“土豚”造价多少钱?而且“土豚”搭载的航电设备和火控系统也是“疣猪”想都不敢想的。

“疣猪”的机炮有多大?都见过奔驰S600轿车吧?S600的长度大约是5.2米,而“疣猪”的机炮长6米,比S600还长约80厘米,至于重量,加上填弹系统和弹鼓,1.8吨,和一辆B级家用轿车的重量差不多,而直径30毫米机炮的弹药,和啤酒瓶大小差不多。

“疣猪”的GAU-8/A“复仇者”30毫米机炮弹药,信用卡长度为8.5厘米

为了安装机炮,起落架不得不稍微偏右,这个机炮占了“疣猪”体重的1/16

广为流传的GAU-8/A和甲壳虫轿车的对比照片

机炮在机身中轴线略偏左,起落稍偏右,这样是为了保证了机炮射击时炮管处于飞机的中轴线上,利用位置对称达到重力平衡,利于驾驶员的瞄准并能提高射击精度,事实上这具机炮不仅射速极高,而且射击精度也非常惊人。

被A-10攻击的对象通常是先被击中,然后才听到枪管因为高速旋转而产生的不间断的金属“嗖嗖”声,因为子弹的速度远超声速。

“疣猪”发飙

多年前我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问旁边的老军迷:是不是引擎起火了?这么大烟?老军迷哈哈一笑说,这是“疣猪”机炮在开火!

如今看这照片,真是太恐怖了,简直是低空恶魔!因为射速高,早在实验阶段试飞员就发现炮口焰会导致飞行员短暂致盲,肮脏的火药燃气也会影响视线并弄脏驾驶舱风挡,这对一款需要经常俯冲攻击的近空支援攻击机来说,是十分严重的问题(低速档2,100发/分, 高速档4,200发/分,后期型号固定射速为3,900发/分,平均每秒65~70发)。

于是设计师给A-10增加了风挡清洗功能,改进弹药的成份以减少燃气和烟雾,但他们并不建议飞行员在执行战斗任务的时候使用该功能,因为风挡在30秒的清洗期间会一片模糊。

可以看到,即使使用了“清洁弹药”,“疣猪”的肚皮依然脏兮兮

这具机炮可怕的后坐力高达45千牛(4.6吨),几乎是两具引擎推力的一半,为了防止机身损坏,后坐力经过一个缓冲器缓冲后再传递给机身,从而来保证机身不被撕裂,射击精度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疣猪”机炮的射击精度是5密位,80%,即1000米处,80%的炮弹落点位于一个半径5米的圆圈内,这个精度不能和地面的定向炮火、步兵战车相比,但作为空中支援,在不稳定的飞机上,又仅仅只依靠光学瞄准,我觉得已经无可挑剔了。

但对于“疣猪”的机炮几发就能“彻底摧毁坦克”的说法,我觉得网上可能过份夸张了。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款机炮可以在瞬间令坦克瘫痪或者哑火---这已经足够了。

在具体实战中,机炮到底起到了多大作用?可能也被夸张了,因为“疣猪”自身携带的MK82、MK84炸弹、“石眼”反装甲集束炸弹、“小牛”空地导弹……这些东西又不是装饰品,对于载弹量7吨多的“疣猪”,机炮固然重要,但也不能过于夸张。

接下来说说“疣猪”的“结构简单”----所有昂贵的航电设备和复杂的惯性火控系统都被取消,这导致疣猪的单机成本只有100万美元多一点儿,远低于陆军自己捣腾的“夏延人”,后者达到了600万美元的单价(当时币值)。

虽然便宜,但这并不是说“疣猪”就是个样子货---座舱周围是用12.7~38毫米厚的钛合金装甲板围起来的,军迷都知道那叫“浴缸”,浴缸内侧衬有防弹纤维,光这个洗澡盆就550公斤,“疣猪”的肚皮上还有50毫米厚的钛合金装甲,全机装甲总重1.3吨……

A-10的主要结构采用“余度设计”,大概就是多一套备份的意思---机身大梁、主结构都是双套,就连液压主飞行操纵系统,也是两套,而且有装甲保护,就算两套都被打坏了,飞行员还可通过钢缆控制方向舵和升降舵,只不过这种操作就是比较费劲,就像我们开不带助力的车……

我每次看到“疣猪”,总想到那种硬轴硬梁、发动机强悍、不带电加热座椅、电子辅助设备一概不要、最多有个机械空调的越野车……四驱还得是手动分时,自己挂轴头离合的那种,不要电动的……舒适性确实差点儿,但是可靠性和坚固性,确实没得说,而且设计团队在整个设计过程中也本着“万年牢”的思维----比如因为机炮射速高导致的发动机吞烟熄火问题,丧心病狂的费尔柴尔德公司居然给“疣猪”增加了一个“无限次重启”的电路---当飞行员扣动机炮扳机时就会持续触发发动机重启点火,你不是熄火吗?你熄火一次我给你重启N次!

多么简单粗暴,然而管用。

关于“疣猪”被击伤、打残后又拖着残破之躯飞回基地的故事太多了,感兴趣的可以自行百度,不再举例,只贴几张图片展示这只猪的强悍。

2003年4月被伊拉克地空导弹击中的“疣猪”,液压系统损坏,发动机照常工作,飞行了120英里安全返回基地(估计这枚导弹的战斗部当量不大),目前发动机罩陈列在卡拉马祖的航空博物馆。

2003年4月坎贝尔上尉在伊拉克上空被击中,液压系统失效,就是用手动模式逃回基地。

此外,“疣猪”的很多零部件,可以左右互换,因为结构简单,“疣猪”的返修成功率也非常高,但就这阻止不了空军让它退役的想法。

3、总有刁民想害猪

1991年的海湾战争,是“疣猪”第一次参与实战。其间“疣猪”参加了“沙漠风暴”和“Operation Noble Anvil”等行动,144架“疣猪”出任务8100余次,摧毁伊拉克坦克超过900辆、其他战斗车辆2,000余辆,1,200多个火炮据点,并使用我们前面提到的机炮击落了两架伊拉克直升机,使其成为在该战役中效率最高的战机,任务遂行率达到95.7%,而自身战损极低(大约4架)。

但美国空军还是想让“疣猪”退役。

丑陋根本不构成美国空军让“疣猪”退役的理由,“疣猪”的使用费用不低也不是理由(具体数据我不知道),还有就是,“疣猪”是三代机(美标二代),连五代机F-22(美标四代)都退役了,美国空军不止一次想要找出合适的机型替代“疣猪”,在空军看来,不停地维护和升级一个老旧设备总是不如以逸待劳地生产一个更强大的新设备更有意义----这是美国空军的官宣版本,其实让“疣猪”退役的本质是军种之争:“疣猪”是占着空军编制给陆军打工的“吃里扒外者”。

(严格意义上,只有战斗机划分代际,因此将“疣猪”划分为二代机其实只是以年代为参考)。

自从1947年空军从陆军中独立出来,就宣称所有的固定翼飞机都是空军的,并且做也到了,那么“疣猪”肯定要占用空军的编制,吃喝拉撒都算空军的,却给陆军打下手,而且还执行最危险的近空支援任务,空军当然不满意,而且认为这“很没面子”----我的人,你凭什么随叫随到?

因为隔三差五就想找茬儿将“疣猪”退役,在这个问题上空军几乎落了一个“心机婊”的恶名,用陆军的话说就是:这帮没有同情心的家伙,总是想要把陆军变成他们的跟班……每次空军叫嚣要裁撤“疣猪”,陆军都站出来为“疣猪”说话,这让空军更加不爽,认为陆军的手伸得太长了。

为此,美国空军在波斯湾战争期间曾在部分F-16战斗机机身下方加装GAU-8机炮,改装为成为A-16攻击机,希望就此能将丑陋的“疣猪”踢出局,但实战证明F-16的机体结构强度承受不了机炮开火的巨大后坐力,不光是飞机偏航出现了严重的散射,射击精确度简直让驾驶员引以为耻,他们宣称“不要让我扣动耻辱扳机,我宁肯使用集束炸弹”,而且部分机体因为巨大的后坐力而出现金属疲劳导致的暗裂纹----无论军方还是飞行员,都绝对不能容忍这种现象。

空军只好暂时打消了用A-16替代“疣猪”的想法。

海湾战争结束,卸磨杀驴,不,卸磨杀猪的时候到了,先是把50架“疣猪”送给土耳其,继而打算把剩下的“疣猪”全送到亚利桑那的飞机坟场去,关键时刻,陆军又挺身而出了,威胁空军说如果胆敢退役“疣猪”,他们将全部接手,并重组固定翼陆航,空军被吓住了,只好让步。

不是陆军事儿多,实在是血的教训和生命的代价让陆军明白:只有“自己的空中力量”才是可靠的空中力量,相比空军,陆军更喜欢海军陆战队的飞行员,因为陆战队飞行员都是按规定必须和地面指挥官在战壕里滚一遍,所以陆战队的飞行员不只是了解地面战,也和地面的兄弟有手足之情。

我们在大片里看到地面部队拿出手台请求空中支援,然后战机就呼啸而至,一顿机炮和飞弹揍得恐怖分子人仰马翻,其实都是扯淡----无论什么情况,空军都不可能直接听到陆军一个排长甚至士兵的呼叫就出动飞机----飞行员比士兵少得多得多,训练一名合格的陆军士兵和训练一名飞行员所花费的成本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差距极大。

所以只有营级部队以上级别才有呼叫近空支援的资格,但也不能直达空军,他们的请求会先在陆军作战指挥链中传递,各上级指挥官会对请求进行优先级别判断,先看是否能使用陆军内部的火力替代,如果不行,这才将请求传送到空军,空军再根据附近是否有可以遂行任务的飞机做出响应……

所以,近空支援是极为复杂的事情,需要建立在良好的沟通、合适的参谋人员和经常性的训练之上。

“疣猪”老窝儿

从上图可看出:“疣猪”的载弹量几乎等同于“蛙足”、“鹞”、“野马”、“超级巨嘴鸟”的总和。

此外,“疣猪”的挂载非常广泛,从精确制导武器到非精确制导武器,还有近距红外空空导弹和机炮,这就意味着“疣猪”无论自卫还是打击直升机,乃至攻击地面桥梁和碉堡,还有坦克和战斗人员,都不费力气,当然也就意味着它的使用成本不会很低,这是很多国家的空军都承担不起的费用。

平民老百姓打架是打钱,国家之间的战争,也是一样的道理,同时还要死人,会有更大的灾难。

此后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2001年的阿富汗战争、2011年的利比亚冲突,都有“疣猪”的身影---想让“疣猪”退役,没那么容易。

结语:

“疣猪”丑,但是很实用,半个世纪来一直焕发出战斗的青春,送走了“土豚”,送走了“鬼怪”,送走了“雄猫”,甚至连最不可一世的“猛禽”也划过了天空,可是,“疣猪”还在,并将至少坚持到2028年(简氏周刊报道)。

从1976年3月入役到2019年,“疣猪”43岁了,它不是最先进的,不是最豪华的,甚至连“好看”都算不上,但无疑它是最长寿的,最实用的,最让人难忘的,因为它有内在---这么写,算不算煽情?

好男人,当如“疣猪”。

读友小礼:关于“疣猪”的资料很多,但比较靠谱的我没找到几份,所以我自己翻译了“疣猪”图纸的相关数据,也对比了多份国内已经翻译成汉语的资料,以确17个部位的翻译都尽量准确,因为公号图片有压缩,标注会看不清,如果有需要高清原图的朋友可以加我微信:rouzuodetie01(肉做的铁01),免费赠送(原图约10M,每个细节和数字都清晰),业余打理公号,不能时刻在线,所以会集中时间一次性通过验证再发送图纸。

压缩后的效果

原图局部放大效果

部份翻译手稿

鸣谢

A-10图纸提供者:天天

资料翻译:Lisa

主要参考资料:

Peter smith《Close Air Support》(彼得·史密斯《近距离空中支援》)

Charles Kirkpatrick《The Army and the A-10》(美国陆军少校查尔斯·柯克帕特里克《美国陆军与A-10》)

威廉·斯莫尔伍德《“疣猪”攻击机》(William Smallwood《Warthog》)

关于“导弹打航母”相关链接:国庆节特辑:导弹打航母

对恶棍:粗暴简单

对生活:真诚勇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